【跟 师父学讲经】
播放中:第1集 预备课程 谁肯发心学讲经
已播1434 共3集 更新:2022-05-03
下載 詳情 點讚30

【跟师父学讲经】

预备课程第一集  谁肯发心学讲经

学生:请大家端身正意,恭请老师升座授课。

陈老师:各位同学,大家好。

学生:老师好。

陈老师:我们今天一个新的课程开始了,这个课程很多人等待很久了,也给我们提出来这个希望很长时间了。我们在这个地方实在要说抱歉,因为现在课程太多。家长找我们,老师找我们,还有的官员找我们,社会大众、企业家找,想听的课程太多了。所以我们现在这个网站这课程得有几十类之多,而每一个系列的课程要讲很多,要讲很长,所以说今天这个课程迫不得已延缓到现在。课程名字叫什么呢?【跟师父学讲经】,学讲课,这大家一直跟我们说了好久了。今天的节目有一个小标题,今天是开课第一天,总论里跟大家见个面,我们一起来说说要干什么,跟师父老人家学讲经,学讲课。那我们今天标题叫什么呢?【谁肯发心学讲经】,我们现在这课程开开了。我们的内容,给大家报告【内典讲座之研究】。这是李炳老,就是师父老人家的老师,他老人家当年在世的时候的著作,在网站能够请得到这部著作。前边还有表解,是一部学术著作,专门教给我们怎么在台上讲课。讲佛法的,怎么在台上讲经,全部在里边。儒释道要想讲课当老师,这个是必须要学的基本功。那么还有一部书也给大家推荐,叫【内典讲座研究学记】。就是李炳老这个著作,等于是【内典讲座之研究】的一个注解,是一位法师,悟闻法师他学习心得报告。等于是说这个是原著,李炳老的;这个是这个法师的学习体会,这两个我们都推荐给大家,是我们学习这堂课、学讲经、学教学必不可少的必备的参考资料。那么我们还依据什么呢?师父老人家慈悲,在一九九六年的时候,整整多少年了?到明年就整整二十年了。将近二十年前师父老人家对【内典讲座之研究】专门有一个开示,这个开示也比较详细,就算是一堂大课。他老人家那个时候还在新加坡,专门给同学们上课,教给大家怎么学讲经。现在图像我们找不到,但是我们能找到录音。所以说我们恭恭敬敬来聆听,将近二十年前师父老人家怎么教导我们,这是我们重要的依据。我们今天知道,全世界的问题,现在这个世界乱糟糟,天灾人祸,要想把它解决,师父老人家就说了两个字:教育。再说得详细一点,圣贤教育。那既然是教育,一定得有老师,没有老师,教育没办法完成。那换句话说,这个世界,我们千家万户,包括我们这个民族,就不能够得到拯救,就不能够复兴。你说这个使命,这个任务多么艰巨,就是得靠老师,没老师不行,教育怎么完成?而老师不会讲课不行。说我是老师,但是我不会讲课,那就不是老师。所以老师,你看在唐朝韩愈就讲【师说】,什么是老师?「传道 授业 解惑」。道要传靠什么传?讲课。所以我们看那古画,距离现在两千多年前,孔老夫子坐在那里,弟子三千,给这些三千多弟子讲课,坐在那个地方也是要讲经教学,这个不行他怎么办教育呢?所以道要传靠什么传?讲课。「传道 授业 解惑」,解惑是答问,这统统都得需要这个老师会讲课。在家的居士,出家的法师那都要会讲经,讲佛经。所以说,孔老夫子就把最重要的四门功课,德行排头一位,第二个就是言语,你会说话吗?所以我非常感恩佛菩萨加持。我曾经在电视台,在广播电台工作了十几年,做过采访的记者,做过主持人,这对我有相当的训练,也见过世面。那么同学们会问,现在想学讲经的、想当老师的、想上台讲课的太多了。你看这个论坛多少人上去讲,那一定要受专业的训练。你看李炳老这个课程【内典讲座之研究】里边有表解,这些表解告诉我们,这是一门真实学问,它不是说“我会说相声,我会演小品,我还会唱歌,我上台表演过,我当过演员,我就可以讲”,不对,那不行,那不是学术,没有资格当老师。所以说我们要把这堂课听下来,你们大家将来都是师资,传统文化的老师,这都是你们的志愿、理想。要知道有一门功课是你们看家的本事,是什么呢?就是上台讲课。这是你们看家本事,这堂功课不及格,你没法做老师,你的理想实现不了。所以师父老人家常常讲经的时候呼吁,这个世界要是有几十个传统文化老师,这世界就有救了。他天天在电视台讲,在网站里播出,影响全世界,教圣贤教育,这世界就有救了。所以今天的题目叫【谁肯发心学讲经】,谁肯发心学讲经?这是一门大学问。大学问也不是不好懂。我在电视台的时候,我们当时评论部有个主任,张主任,他去日本访问,在日本NHK电视台,国家电视台,有一个著名的老主持人。主持人你们都熟悉干什么的,他有高低,有好坏之别。说话那也是二十多年前了,我们这主任就问这个日本的著名主持人,什么才是好主持人?这个问题我们都竖起耳朵听,他回来给我们讲,就是啊,有没有标准?有标准。他就去请教,这个老主持人就告诉他,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笔来,说你看见了吧,这是一支笔,谁能够把它说得吸引人,谁就是好主持人。你看,就这一句话,我一直记到现在。记住了,什么东西拿起来让你一说,怎么那么招人听,人家爱听,你就是好主持人,这话我一直记到现在。学了传统文化,我知道他这个话不完整,理解错了、误会了还会出问题。我做个补充,拿起任何一个东西来,咱们大家都是主持人,十几个、二十个,咱们就比吧,看谁把它说得吸引人。所以现在这些主持人知道了这个道理之后就胡来了。所谓狗咬人不是新闻,人追着这个狗咬,人咬狗这是新闻,所以现在一切以反常为手段。他为了要吸引人,现在的话叫吸引眼球。对不对呢?错了。我看那新闻报道,国外的女主持人把衣服脱了,光着膀子在那主持节目,那就叫耍流氓,那不叫主持节目,是吸引人,所以大家记得,你讲课、讲经说法要吸引人没错,但是有个前提,前提是什么呢?一定要有道。不能坏了道,不能缺了德。在这个基础上吸引人你就是好老师。我希望我讲的这些,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这些讲课的工作也好,主持的工作也好,我的心得体会,一定要记住,道是道德,是排在头一位的。有道德,然后再谈我怎么表达,我怎么吸引人。那么也就是说,我们提出来了一个标准,这标准是什么呢?你以后讲课记住了,这一辈子讲课一直到你临往生,你讲的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字都要符合道,这就高了。有时候开个玩笑,有时候讲个笑话,有的时候用这种手段,用那种手段,记住了,一定要把道放在头一位。无道的老师叫邪师说法,这是总原则,总标准。所以我们虽然是学讲经教学,但是一定要记住这是总原则。谁教的?师父教的。师父老人家一再跟我们讲,做老师的不能误导大众。出家了,那风险就更大了,你要错下一个字转语,堕五百世野狐身,这大家都知道,佛门公案,所以老师不能胡说八道。以什么为依据呢?以道为依据。每讲一句话,甚至每用一个字可不慎乎?你能不小心吗?所以我们这个地方不是表演培训班,我们这个地方不是耍嘴皮子的地方。那个叫缺德,叫无道,大家一定要懂。写文章大家都知道,古人有个标准,不能因文害意,也叫以辞害意,什么意思呢?你这个文辞特别好,特别优美,特别华丽,但是把这篇文章的义理给伤了,怎么伤了?或者给淹没了,掩盖了,或者给歪曲了,或者分散注意力,大家光注意你这个辞写得忒好了,忽略了你要写的内容了,这都叫因文害意。讲课也是这样,讲得花里胡哨,口若悬河,实际上已经伤道了,这就错了,绝对不可以。吸引人是第二步、第三步的事情,大家一定要记住。头一个,传道那个「道」要有,不能伤道。你要先有道,先明道,知道这个道,先明道才能传道。传得都不是,为什么?你不知道,不懂得道的所在、道的义理,你传什么?你不是传糊涂道吗?那你的罪就深了。所以说我们今天在这里,海内海外我们的同修们,我们是学讲经,学教学,学吸引大众。这里边以后我们会讲很多的技巧,很多的方法,永远记得那就像毛一样,皮是什么呢?皮是道。那不重要,那毛不重要,有了皮它还会长出毛来,但是「皮之不存」皮都没有,怎么样?

学生:「毛将焉附」。

陈老师:对啊,你那个毛有什么意思呢?口若悬河又有什么用呢?只能是造罪造业,讲错了。所以我们一开始的标准就这么高,以后无论讲什么,传统文化的,甚至于佛家的,一定要记住要依照道。道是一个空洞的,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这么个东西,有没有具体的呢?有。师父老人家讲,我们没有资格,没有那个程度,没有这个能力来讲经教学,我们怎么办呢?我们讲古注,古人的注解。注解,儒家的在【四库全书】;佛家的,【乾隆大藏经】(简称【龙藏】)在这里边,依照这个就没问题,否则的话都得明心见性出来才讲,那儒释道早就断灭了。所以说大家一定要记住,养成好习惯。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讲课,尤其在生活中不要信口开河。你说的这个话有没有依据道,道的依据又是什么呢?它得落实,落实在古人的,古圣先贤的注解,这就可以。【四库全书】也好,【群书治要】也好,这里边好的本子【四库全书书前提要】都讲得很清楚,可以依据。所以说我们一定要知道,说话开口之前要先练这个。讲得好坏还没说呢,先练不开口,我这个话你们要体会。不是这堂课、这个节目不是要教我们怎么说话吗?怎么上课吗?对,开口之前先学不开口的功夫。不开口功夫是什么呢?谨慎,每说一句话都有依据。尤其我们要给大家提建议,尤其要能复讲师父老人家的课程。你说我们按照古注,文言,你还要翻译成现在的口语才能把它讲出来。师父的讲经、经教不需要。师父录音你常听,【了凡四训】、【太上感应篇】、【福人居福地】,师父老人家这些年讲得太多了。喜欢讲佛经,【无量寿经】、【阿弥陀经】。现在师父讲【净土大经科注】已经是第四遍了,听啊,一次不要多了,先半个小时。咿咿呀呀就像学说话一样,师父老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说,这多方便,不会错。你学上它几年,把自己的这个脑子换一换,你慢慢地就会讲了。这是我亲身的体会,我就是这么过来的。所以跟师父学讲经,我们这开篇告诉给大家总的原则、总的方向,不是来学巧舌如簧,巧言令色,耍嘴皮子,不是!一定要记得,是把你所学到的道,所明了的道逐字逐句地把它讲出来。那将来呢?将来「从心所欲而不逾矩」,那个矩就是规矩,就是道。你怎么讲,左右逢源,你闭着眼都可以讲,说梦话都可以讲,还是那么吸引人。屋里人睡觉的全坐起来了,你这一说梦话可了不得,你是讲经,这家伙全坐起来听,你说梦话都这么好听。但是把它录下来字字句句都有依据。为什么呢?你讲了几十年,字字句句都有依据成习惯了,得达到这程度,这不是开玩笑。所以说要把这个意识牢牢地立起来。将来我们会有课程,同学们都在上面讲,我在下边听,大家也在下面听,我们一起给他提意见。讲的好在哪里?你讲的这堂课差在哪里?给你讲得清清楚楚,同学们你们都要上去讲。到那个时候已经是第二步、第三步、第四步,第一步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今天说的,你心里边得有依据,得有主心骨,你不能瞎讲。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怎么个学法,这个是比什么都重要的。千万不要到这个地方来,开了这个课程就觉得别的不重要了,错了。德行就是道,德行排头一位,第二门功课才是学说话。你看师父老人家讲经、说话的水平,我们天天能看到。二十四小时播放师父讲经,你留心听,有的时候我们陪师父吃饭,在饭桌上你就听师父说话,你拿个录音笔录下来,把它打出来,就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。今天这个世界,你不要说大学教授,专家学者,老专家老学者能不能达到这个水平?我就留心过这个问题。张嘴就来,你说我们听着,有的人确实,你说我们听着说得也挺是玄乎的。你不是判断不出来他是好坏吗,你把他那个录音打下来,你看看是不是一篇好文章,没废话,结构严谨,层层深入,那就不是一般人。你给打出来一看,逻辑混乱,前言不搭后语,也不依道,也不依理,是什么都没有,纯粹是哗众取宠,那就是真正叫耍嘴皮子。所以我特别钦佩,我特别地敬仰师父老人家,就这一点,讲经教学的时候。因为我们每次在师父的那个演播室,师父穿上袈裟,往那一坐,那干净、圣洁。然后把那经本打开,师父看两句就开始讲了,一讲讲两个小时,这你们都见过。没稿子,就这么说,说多少年你们猜?五十七年,五十七年啊!人世间有这样的老师吗?让我们遇上了。你不服你试试。你找一个老师来,你试试,你认的老师,所以人生要有好老师。就这么讲,听的人都能开窍,言之有物。不是越听越没意思,不是,也不是听不懂,你都听得懂。义理很深,老百姓还都听得懂,打出来就是一篇好文章,这功夫可是到家了,圆满了。因为有的人讲,你听不懂;有的人讲,他太浅了,你听着没意思,这也不能受益;还有的人讲,吭吭哧哧你也听不下去,不顺畅;有的人讲,听着很乱,我这听半天还不如不听呢,什么情况都有,还有的人不吸引人。像达到师父老人家炉火纯青的这个地步,我是没见过第二位,明年就九十高龄了。所以说我们开这堂课,法,依据什么?我们给大家讲了,依据道,依据古注,这师父传给我们的。人,人我们依据师父老人家。师父老人家教给我们怎么讲,我们就怎么讲。他老人家怎么讲,我们就怎么学。所以我们开篇第一堂课告诉给大家,我们不是跟你学,跟他学,跟我学,不是,我们都跟师父学。我们的依据给大家说清楚了,不是乱学,要有师承,要有道理在,这是经典的依据。以后求学,教学都是这个道理,先把这些讲出来。你依据的是什么?是不是跟你学?告诉给大家不是。我听说你们有问题是不是?

学生:是。老师,现在传统文化的学校、私塾学堂都很缺老师。但是我们听说因为师资缺乏,有些就让学生家长或者是义工、大学毕业生都上来讲课。还有的人也是很发心,很热心,就在社区里广场上这么讲。我们想请问老师,真正上台讲经讲课的老师有没有一个条件?就是他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有资格上台讲课?难道只有发心就可以了吗?

陈老师:这个条件有,从古以来就有。过去的标准很高,师父讲,要大彻大悟,开悟了,他可以讲经,这是过去的标准。现在不行,刚才不是讲了嘛,你等他开悟,这早就已经断绝很多年了,所以现在急需老师。那怎么办呢?上去讲的人要先跟大家说,我现在正在学习,还不够这个标准,先讲讲,省得误导大众,真的以他为标准那就麻烦了。什么样的人可以上来讲?第一个刚才我们说了,他要依据道,不是自己发明创造。你看我们现在看到很多老师,你就听他讲,都不知道他讲到哪一国去了,那真是讲得闻所未闻,根本就不合理、不合道。有没有师承?没有,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,这就不行。主办方你邀请这些人来讲,做成光盘流通就会误导大众,这就错了,完全错了。所以说办学校的人,我们讲叫护法,他要先是个明白人,这是师父常讲的。不能什么人都给招台上来,什么人都上去当老师,不是那么回事。你可以是忏悔的,你可以是分享的。以老师的资格,那个可不能随便。你说我就随便,那你要承担因果责任,会有报应,那就麻烦了,那个恶报还很重。所以头一个标准,这个人他的依据,他上台讲有没有依据,依据我们讲古注,或者是师父老人家的经教。那有人说了,凭什么你们就得听你们的,都得依老法师的经教?你也可以依照别的法师或者别的教授都可以,只要他所讲的跟经典完全相符就可以。我们依法不依人,不是说都得听老法师的。那你为什么总说老法师?因为我们找不到可以和他老人家相比的,达到这个程度的我们确实找不到。如果你能找到你也可以依据。但是其中有个理,有个依据是什么呢?就是他所讲的一定要如理如法。我们听师父老人家讲经这么多年了,仔细地对照,我们相信,我们理解,我们照做,很多的人都证得了佛法上所说的,传统文化上所说的。信解行证全部圆满,这老师教对了,没错,你对照这个经典都能够应验、吻合,这就好。所以你请来的这个人,你刚才问有什么资格上去讲,请人的人要知道这个标准,被请的人也要知道这个标准。你就非得是往上闯,非得来,你要承担因果责任,你这是在破坏传统文化。头一个标准,你有没有师承,有没有依据,这是标准,不能搞发明创造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刚才开篇我们已经讲了,一字一句都要有来处。大家千万不要说,好,那些东西我不用学了。什么那些高深的理论、义理我不要学了,我就天天在这耍嘴皮子练这个,不行啊,一段话都不让你说,因为你是错的。一定要记住,是在你们明理了、做到了之后同学们来这儿讲。那你说我还做不到,你比如说我,我很多做不到,那怎么办呢?依照古注,把理给大家说出来,这就是标准。一定要记住,老师上台讲课的这个标准千条、万条,最重要一条,不能自己发明创造,一定要有依据,这是标准。

学生:那老师,我们还看到有很多老师讲课,他那个状态就感觉好像不是很感兴趣,就是对自己讲的内容不是很感兴趣,像这种的情况,就是对于听众来说有没有什么问题?

陈老师:说实在话,那听众就犯困呗,他没什么问题他就是会困倦,引不起兴趣来。现在说实在话,找到好的适合讲课的这些老师,这样的师资太难太难了。大部分上去都是口若悬河,实际上根本不能感动人,不能够教育人。换句话说,他做老师他达不到那效果,老师该有的效果他达不到。他为什么达不到?你说他自己对经教里所讲的这些东西,他甚至还怀疑,他甚至还抵触。他喜欢什么?名闻利养,他喜欢这个。所以他不行,问题就出在这。所以师父说,你那个讲法不能摄受人。现在老师是难找,但是我们还是要把标准说出来,不能说现在缺人,我们就把口子放开,什么人都来,那最后鱼龙混杂,让很多观众都退心,不学了,你们这是名闻利养。

学生:老师,刚才说到打动人,我记得您之前给我们讲过一个例子。就是一个外国的表演艺术家,他有一些外国朋友过来拜访他,然后这个表演艺术家他就读了一个菜单,但是下面听的人,就是完全听不懂的语言,然后都是感动得稀里哗啦的。他这个打动人是从何而来呢?

陈老师:他这个打动人从何而来,很简单,你看到有出殡的,或者你们家有家亲眷属,家里边他出了事了,他到你家里来哭,哭得那伤心。你从外边刚进来,你就知道他到你家里来他正哭呢,你也不知道他哭什么呢,你听两声你也流眼泪。你说为什么?就是这个道理。因为他哭得太真实了,所以你自自然然就被感染,就这么个道理。所以有的时候,你还不要说哭,你听那个乐器,我们北方叫喇叭,实际上叫唢呐,唢呐声音一起来心里那悲凉,你就勾起你的伤心事,你也跟着哭了。你说你听个喇叭响,你就跟着哭是为什么?外有所感,心就有所应,人自然他就有这种能力。那我就着你这个话,我们怎么讲课才能感动人?才能打动人?今天时间到了,好,我们下一堂课继续。

学生:我们感恩老师,向老师行礼,问讯。感恩老师。